雁栖信息门户网 > 军事 > 亚博的票不是本人能进吗-当动漫剧情变成现实:聊聊《攻壳》的神预言

亚博的票不是本人能进吗-当动漫剧情变成现实:聊聊《攻壳》的神预言

2020-01-11 09:51:08   
现在找出十几年前的《攻壳》,看的时候还会不由让人惊呼“简直是神一般的预言!”。所以今天,就让我们来聊一聊《攻壳机动队》中那些精准预言。在《攻壳》的世界线中,第四次世界大战后,大批家园被核平的亚洲人成为难民流离失所。而《攻壳》创作者们对难民问题的推演,如同预言一般,正在一一成真。幕后黑手向难民区发射核弹,并伪装成难民使用核弹自爆,想要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亚博的票不是本人能进吗-当动漫剧情变成现实:聊聊《攻壳》的神预言

亚博的票不是本人能进吗,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尹紫电,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攻壳机动队》真人版北美定档3月31日,国内定档4月7日。在之前放出的预告片中可以看出,画面满满是对动漫版的致敬,例如草薙素子经典的“脱大衣上天台”(其实脱衣跳楼这个算得上是押井守导演的一点恶趣味)、大战思考战车、艺妓机器人以及义体制造过程。

真人版中的致敬镜头

作为好莱坞与经典动漫ip的又一次合作,《攻壳机动队》的真人版看起来要比《龙珠》真人版靠谱许多,但笔者还是认为不应该对其有太高的期待。

众所周知《攻壳机动队》(以下简称《攻壳》)的核心在于作品中融入的创作者关于社会和哲学两方面的思考,而这些内容是好莱坞流水线大片很难表现出来的。因此抱着看个刺激的目的去电影院应该能获得更好的观影体验。

什么?深度?斯嘉丽·约翰逊难道不是只要负责美就行了吗?

虽然《攻壳》中蕴含的哲学内容晦涩难懂,但其对社会的思考现在来看却容易理解了很多,因为作品中的剧情正逐步的发生在我们周围。现在找出十几年前的《攻壳》,看的时候还会不由让人惊呼“简直是神一般的预言!”。所以今天,就让我们来聊一聊《攻壳机动队》中那些精准预言。

脱衣跳楼其实是押井守的一点恶趣味

难民/非法移民问题(tv2 个别的十一人)

《攻壳机动队》中最能让人有切身感受的,就是贯穿整个tv版第二季的“难民问题”。在《攻壳》的世界线中,第四次世界大战后,大批家园被核平的亚洲人成为难民流离失所。而日本出于种种考量,决定敞开国门接受这批难民。

《攻壳》中的世界地图,信息量非常大,可以看到不少地方都被核弹抹平了

日本政府也不是单纯出于好心才接收难民,战后百废待兴的日本正需要这批“廉价劳动力”。《攻壳》中的“难民”同时具有两个属性:一个类似于美国的“非法移民”,干着本国人不愿做的工作,又不具备本国国籍和合法身份;另一个属性是如今欧洲接收的“难民”,因为战乱等原因到其他国家寻求人道主义庇护。

而《攻壳》创作者们对难民问题的推演,如同预言一般,正在一一成真。

攻壳机动队中的难民区

在《攻壳》中,难民问题的演变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外来人口的涌入加深了本国人民的不安全感。首先,国民担心无节制的难民收容政策会造成严重的财政负担,并最终通过赋税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身上;其次,外来廉价劳动力对资本家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却会给底层国民带来沉重的就业压力,进一步强化了不安全感。

高呼‘我们也是美国人’的墨西哥裔非法移民

第二阶段,这种不安全感最终会体现在选票上,各方政治势力会试图利用这股思潮达成自己的目的。更多的声音开始出现,批评将不再止于财税的负担,犯罪率上升、失业率上升等问题都会被归咎到难民头上。

这些声音有真有假,信息量的爆发让人无力分辨真伪,所有的信息糅杂在一起汇聚成更大的声音。而且难民的犯罪行为会进一步刺激舆论,右倾思想在社交网络上如同滚雪球一般,最终让人无法忽视。

第三阶段,右翼政府上台,右倾思想成为主流,国家政策转为保守。国民和难民双方都有人不甘心只用语言表达不满,开始付诸武力行动。零星的恐袭开始出现,即将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攻壳机动队中亲中派右翼女总理

第四阶段就属于艺术的夸张了。在幕后黑手的推动下,难民宣称制造了核弹并宣布武装自治,军队开始介入。幕后黑手向难民区发射核弹,并伪装成难民使用核弹自爆,想要一劳永逸解决问题。最终塔奇克玛选择了牺牲自己,用卫星残骸阻拦了核弹,挫败了这个阴谋。

虽然现实世界中的“难民”因为糅入了宗教问题更加复杂诡谲,但似乎也沿着《攻壳》的推演走到第三阶段早期了。在刚过去的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欧洲右翼政党的崛起,加拿大魁北克清真寺的遭袭,德州老兵在家造脏弹。这一切简直就像是漫画中的剧情在现实世界的重演。

非法移民和难民是欧美右倾政治力量的重要推力

下一步会往哪走呢?《攻壳》的创作者们也不知道,不然就不会设计“大决战”的剧情了。都说2016年也许是世界线拐点,但身在浪潮中的我们是无法看清未来的,只能过好自己的日子,祈祷世界和平。

少子化的困扰(ova3 solid state society)

2006年上映的ova3只说了一件事----“少子化”,我国称为老龄化社会。“少子化”的问题困扰着今天的欧洲与日本,未来也将会是中国的一大难题,甚至不客气的说已经是中国的一大难题了。

深深困扰着日本人的'少子化'

在ova3中,草薙素子在网络中残留的一部分意识融合了起来,逐渐拥有了自我意识,被称为傀儡廻。傀儡廻发现在“少子化”的未来,每年居然还有大量的未成年人受虐待致死。

于是傀儡廻从警察监视网络中找到那些被虐待的未成年人,绑架他们,修改他们的户口和记忆。与没有孩子的老人达成协议,让这些未成年人成为他们的继承人。这样即使老人过世,财产也不会充公,同时小孩子继承一份财产能够顺利成长。

结果九课注意到了这件事,并循着蛛丝马迹最终找到了傀儡廻。傀儡廻为了保护这套系统试图与草薙素子同归于尽,但没有成功。九课终结了这场犯罪,却只能将被傀儡廻解救出来的孩子送回原来的魔窟。这场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的对抗,让人感慨。

这些没有后代,靠医疗设备维生的老人唯一的愿望便是拥有一个继承人,即使是绑架来的

这个犯罪计划的设计者傀儡廻的是这样自白的:

“这个国家已经到了必须有人想办法改变的状态了,超过六百万高龄老人问题,持续增长的失业率,不断下降的劳动人口数量,以及低生育率。但即使在社会如此呼吁重视低生育率问题时,不到六岁的儿童中,每年都有超过五万人因为得不到合适的照顾而死亡,

三成是遭受家庭暴力虐待致死。即使警察掌握了证据也无能为力。所以我才着眼于利用流失的成本,找到那些身处险境的孩子,修改户籍,让他们走上新的人生。

即使是犯罪行为,把处于险境的孩子救出来才是当务之急,即使是牺牲我自己的人生,我也绝不后悔。”

最终选择自杀的傀儡廻

满足世代交替所需的生育率为2.1,2012年日本生育率为1.4,六普调查,我国生育率仅为1.1。即使是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的台湾、香港,生育率也没有超过1.4。低生育率就连日本采用财政补贴鼓励生育的政策都没法解决,更不是开放二胎就能快速改变的。

一般来说,平均受教育程度越高的地区生育率就会越低,生育周期也会延长。可预见到的是,未来的中国,必然将面对更严峻的少子化危机。2015年人社部报告,已有六省养老金入不敷出,社保缴费人员七年连降。

不要说养老金,光是近几年高考人数下降,各地小学开始废校就已经能看出少子化趋势了

而且即使是在“儿童”开始成为珍贵资源的今天,每年中国仍有六十万儿童死亡,其中有二十万儿童死于意外伤害。夹门里、掉井里、高层坠落的新闻屡见不鲜,刚结束的两会也有代表要求加强对青少年的保护,严惩诸如遗弃机井不封口的行为,但堵住所有的井口也消灭不了不负责任的家长。

有时笔者真的希望有“傀儡廻”的存在,将那些被虐待的孩子从“坏人”手里抢救出来。可是现实世界中没有傀儡廻,九课成员们也只能在法律的束缚中,执行着程序的正义,祈祷着被送回魔窟的孩子能顺利长大成人。

去年的河北落井男童救援,出动了大量人力物力,最终仍然没有救出来…

stand alone complex(tv1笑脸男)

stand alone complex一般译为“孤立个体集合体”,指原本独立的个体在没有明确外界命令的情况下,凭着自身意愿为某个目的做出相同的行为,当无数独立个体被视为一个整体时,就表现出了更高级的整体意识。

好比自然界中的蚁群,一只蚂蚁是没有智慧的,无论是工蚁还是蚁后都只遵循着本能来行动,在蚁群中也不存在指挥官。但当蚂蚁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蚁群作为一个整体却表现出了智慧。蚁群会照料虫卵,贮存食物,种植真菌,甚至在遭遇危机时,牺牲一部分蚂蚁保存族群。比如洪水时团成球,保护蚁后。

原本没有智慧的蚂蚁却可以作为整体体现出智慧

自然界中这样的例子太多了,鱼群、蜂群的独立个体都只有本能,但聚集成群时却仿佛有一颗看不见的大脑在操纵整个群体。产生这种现象有两个前提:1.数量必须足够庞大;2.个体间必须能够交流。

对人类而言,数量足够庞大这点是没有问题的。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信息交流也不再困难。以往给全城百姓通知一件事都很困难,今天通过网络,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诸如“印尼有位母亲生了五胞胎”这样发生在某个小角落的事件。《攻壳》的世界更是推到了极端,已经发展到了“脑后插管”的程度。

而stand alone complex的极端,就是个体成为被海量信息操控的傀儡。人的行为实际上是对外界信息的反馈,如果给一个群体输入同样的海量信息,他们的行为就会表现出趋同性,即使他们认为是自己在为自己的行为下判断。在那个阶段,个体的存在意义将会逐渐瓦解。这也许有些难理解。

《攻壳》中,大脑信号已经可以数字化直接与网络交流

stand alone complex的初级形态,是作品中“笑脸男事件”的原型“格力高森永事件”。举今天中国社会的例子,那就是所有人都深恶痛绝的“医闹”。

(“格力高森永事件”是一起以对食品企业投毒为威胁,勒索巨额金钱的犯罪。在当时的日本被炒作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有新闻评论员认为媒体反而助长了罪犯的知名度。最后罪犯还是没被抓住,案件以格里森永高社长空难和负责此案件的警部自杀结束。

但事情并未就此平息,接下来的数年内,日本发生多起模仿格里森永高案的犯罪,甚至远在台湾都有小学生给食品厂寄信,扬言要以投毒为威胁勒索游戏机的事情发生。)

医闹是stand alone complex的初级形态,无谓的增加了社会成本,必须要得到整治

笑脸男现象是由一种反叛精神驱动着,“医闹”的内在驱动则是利益。媒体对笑脸男的报道反而扩大了它的影响,“医闹”也是,对“医闹”的大量报道反而传播了“医闹能要到钱”这样的信息,而某些接收到这个信息的人最后搞出了层出不穷的医闹事件。医闹者认为自己是在独立行动,其实只是被信息操控的傀儡。

再举其他例子的话,没有任何的不敬——“小粉红”、“自带干粮的美分”这类群体都是孤立个体集合体。随着技术的继续进步,这种现象会越来越多,甚至会开始主导整个社会,而我们正处于这个进程之中。

笑脸男也已经成为了如同切·格瓦拉一般的社会符号

结语

其实作为一部科幻题材的作品,《攻壳》中的科幻设定成为现实的例子更是数不过来,90年代时《攻壳》“预言”了3d打印、云计算和大数据。《全自动资本主义》中那种靠软件从股票交易细微处赚取利润的设定不就是今天的“高频交易”?

士郎正宗构建的《攻壳》世界观是一个舞台,押井守和神山健治在舞台上导演了自己的故事。他们用现实主义的风格在近未来的科幻世界里讲述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就像一面镜子,镜中照出的是如今现实社会的面貌。

如果今天有人创作这种严肃思考的动画,将太多自己对世界的思考融入作品之中的话,恐怕会被人批评是“私货太多”、“不用作者教做人”。有些自说自话之嫌。毕竟,现在已经不再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时代了,现在的“匹夫忧天下”只会被人嘲笑。

现实生活已经足够疲惫,人们不愿意再到动漫里受教育,看看废萌动漫开心一下就够了

其实近年来,日本动画的格局有些越做越小的趋势,不是说小格局就没有好作品,也有很多像《白箱》、《灵能百分百》这样在小格局里讲好故事的优秀作品。但是这样一来,失去了承载更宏大内容的精神也是实属可惜。

好在经典永远是不会消亡的,也许等真的到了“脑后插管”那天,把《攻壳机动队》再拿出来看看也会别有一番趣味。

大型体育投注平台

上一篇:「总决赛G1」JR你当这是在打半场要出圈吗!骑士加时负
下一篇:@台湾同胞,在海外遇到困难找中国使领馆!危难关头有祖国在

© Copyright 2018-2019 uawife.com 雁栖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